上海敲麻牌型|哈灵上海麻将微信群
新浪微信
當前位置:首頁>NGO新聞>行業觀察>  【分享】基金會如何回應城鄉發展中的兒童服務問題?

【分享】基金會如何回應城鄉發展中的兒童服務問題?

2019-12-02 15:31:41  來源:聯勸公益  點擊數量:547

 

 

 

2009-2019,這是上海聯勸公益基金會走過的第一個十年。

 

 

回顧十年來時路,我們自豪披荊斬棘在推動民間公益發展的道路上一直向前;

 

 

我們感恩在眾多伙伴支持下,匯集社會公眾愛心破億;

 

 

我們惟愿不忘初心,不負社會期待,繼續推動中國公益事業發展。

 

 

11月23日,聯勸公益聯合資助者圓桌論壇、新公民計劃在福州舉辦基金會發展論壇“區域慈善合作,共促社會融合——基金會如何通過區域合作,解決城鄉發展中的兒童服務問題”論壇,希望在十周年期間,探討公益行業應該如何發揮影響力,回應城鄉發展視角下的兒童服務與發展問題。

 

 

 

(詩歌來自于“是光詩歌”)

 

 

現場,有一首首孩子寫的詩,來自受人口流動影響的孩子。

 

 

在中國,受人口流動影響的兒童有1.03億,每10個兒童中就有4個直接受到流動影響。2019年4月,國家發改委發布《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要求積極推動已在城鎮就業的農業轉移人口落戶,并繼續推進常住人口基本公共服務全覆蓋。在這樣的社會背景及政策環境下,公益行業應該如何發揮影響力,回應城鄉發展視角下的兒童服務與發展問題?

 

 

11月23日上午,上海聯勸公益基金會聯合資助者圓桌論壇、新公民計劃在福州舉辦基金會發展論壇“區域慈善合作,共促社會融合——基金會如何通過區域合作,解決城鄉發展中的兒童服務問題”論壇,試圖回答這一問題。

 

本次論壇邀請到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韓嘉玲、浙江省婦女兒童基金會副理事長邱哲、上海聯勸公益基金會副秘書長鄭依菁、鳥巢計劃發起人丁勇、新公民計劃總干事魏佳羽、壹基金兒童關懷項目主任劉穎凝、樂施會城市生計項目官員梁語剛、資助者圓桌論壇咨詢師陳思陽等嘉賓出席,共有超過80位來自基金會、社會服務機構和學術機構的伙伴參與交流討論。

 

 

2019流動人口政策環境的新變化

 

 

“2019年發改委的《通知》要求常住人口在300萬以下的城市全面放開落戶限制,比2014年發布的《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2014-2020》要求50萬以下的小城市全面放開落戶限制,向前跨越了一大步。”魏佳羽分享道。這意味著越來越多的打工者未來有機會在城市落戶。

 

從流動、留守兒童的規模來看,2018年,教育部統計數據中,小學階段農村留守兒童規模999萬,自2009年以來第一次低于進城務工人員隨遷子女規模1048萬人,也驗證了這一趨勢。

 

“流動和留守的身份,往往是同一批孩子,不能割裂地來看這個問題。”魏佳羽說。“如果僅僅用城鄉二元視角來看待,會忽略流動留守兒童問題背后的復雜性。”

 

一方面,流動的孩子隨時有可能因為升學等原因返鄉成為留守兒童/回流兒童;另一方面,越來越多的兒童在鎮區學習和生活,縣/鎮往往既有隨遷子女,又有留守兒童。

 

隨著這些新的趨勢,我們可以預見未來會有更多流動兒童進入城鎮,這對均等化的公共服務和包容友好的社會環境提出了挑戰,這也正是公益組織的可以作為的地方。

 

聯勸公益的聯合之道

 

聯勸公益自2015年開始關注長三角流動兒童群體。長三角作為中國第一大經濟區,流動人口規模巨大。上海市0-18歲兒童中非戶籍兒童占到了總量的67%,江蘇省和浙江省有超過150萬流動兒童,長三角四地義務階段兒童數量達到近400萬,占全國義務階段流動兒童總數超過20%。

 

 

 

 

“這些孩子常常面臨居住環境惡劣、家庭壓力大、校內外教育資源和質量的不足、親子溝通障礙、社會支持網絡薄弱、兒童得不到足夠陪伴和心理支持等問題,卻往往得不到足夠關注,成為城市里的隱形人。”上海聯勸公益基金會副秘書長鄭依菁說。

 

聯勸公益通過項目資助、公益伙伴網絡及能力建設、學術研究交流、公眾及媒體倡導、品牌項目發展及行業議題網絡建設等方式,與政府、社會組織、學術研究機構、媒體、公眾及企業共同改善兒童的成長環境。

 

6年來,聯勸公益累計支持了53個公益機構,累計直接服務兒童及其家庭61,663人,投入資金近1000萬。“這一聯合協作的方式,不僅使流動兒童受益,也提升了公益組織對于議題分析與解決的能力,加強了行業的合作交流;同時積累了議題的理論知識與實踐經驗;更重要的是讓更多人了解和參與到對這一弱勢兒童群體的關心中來,這才能解決社會資源可持續性的問題。”鄭依菁分享到。

 

來自行業的多元實踐

 

論壇上,來自不同機構的嘉賓也分享了對兒童服務議題各自的實踐經驗。

 

 

 

 

浙江婦女兒童基金會采用“三三制”扶貧的行動模式,以改善低保家庭兒童居住環境為切入點,聯合政府、企業、社會這三重力量,提升兒童及家庭綜合發展能力,緩解貧困的代際傳遞。邱哲特別提到,“兒童需求很多元,協助構建兒童的社會支持系統,更要關注孩子的內生動力,從傳統的輸入型為主轉向發展型服務,不斷去賦能兒童。公益組織在其中有很多優勢。”

 

 

 

 

鳥巢計劃專注于城中村圖書館建設,致力于通過公益圖書館為城中村兒童提供閱讀空間和教育文化資源。“鳥巢作為一家草根機構,成立時機構只有792元,如今卻在全國推動了13家公益圖書館的落地。”丁勇強調秘訣就是讓更多力量一起推動改變,因而機構也在2019年從實操型機構轉型為支持型平臺。

 

 

 

 

壹基金分享了貴州省兒童服務站的實踐,積極探索在政府主導下,社會各方支持參與的農村兒童城市社會融入、新型扶貧搬遷社區綜合發展創新模式。劉穎凝介紹到,“我們計劃在全省354個易地扶貧搬遷縣城安置區逐步建立服務站,為安置區兒童提供安全友好的活動空間及課外輔導、文體活動、安全教育、文化傳承、社區融入、心理支持等服務。”

 

 

 

 

樂施會在全國先后與5家平臺型組織合作,在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和福建開展流動兒童服務。通過與地區基金會、官方機構和支持性組織合作,建立地區性的交流與學習平臺,促進當地流動兒童公益領域的生態建設;并通過人才培養、持續資助等方式,培育和發展這一領域的專業公益組織。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則從學術研究的視角,分享了北京和上海兩個特大城市回流兒童的研究案例,“當孩子回去留守,他們會遭遇嚴重的水土不服”。韓嘉玲教授特別指出,在目前的公益領域中,針對特大城市回流兒童的公益項目較少,因此呼吁公益領域能在未來發展中加強特大城市與回流地公益機構的交流與合作來支持回流兒童的健康成長。

 

 

 

 

“我想和爸爸媽媽在一起”

 

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2015年的調查數據指出,在中國,有超過1/3的兒童無法和父母雙方共同居住,其中92%是受流動影響的兒童,即流動兒童和留守兒童。

 

 

陳思陽分享了研究項目《流動兒童社區服務領域掃描》的階段性產出。她指出,社區服務對于流動兒童的意義不可小覷,服務的受益人群不僅是已經身處城市的流動兒童,其背后則是更多在農村、鄉鎮留守兒童。如果進城務工人員能夠有安全、適宜、兒童友好的社區環境,將會有更多的孩子父母可以放心地把孩子留在城市,避免親子分離。

 

會議期間,與會人員還一起欣賞了同心實驗學校學生集體創作的《爸媽在哪家在哪》,并發出了“我想和爸爸媽媽在一起”的共同呼吁。

 

 

 

 

聯勸公益希望,未來當更多父母努力讓孩子們留在身邊的時候,我們能做好準備,為這些“新市民”及其子女提供均等化的公共服務和足夠包容友好的社會環境。

 

 

*免責聲明:本站文章圖文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 ,文章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并不代表本網站。如果您發現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

分享到:

熱門專題

科學公益
對話
 
NGO招聘微信掃一掃
更多精彩
TOP 意見反饋
上海敲麻牌型 本财配资 体彩6+1 股票涨跌是如何来的 11选5 牛达人配资 东京热百度云 北京时时彩 电竞比分网直播 陕西11选5 圣农发展股票分析 原千岁 黑龙江p62 钢铁股票走势 东京热百人斩什么意思 福建快3 云南白药股票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