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敲麻牌型|哈灵上海麻将微信群
新浪微信
當前位置:首頁>NGO新聞>NGO發聲>  【長江商學院公益案例】“小朋友畫廊”,用藝術療愈點燃的公益火種

【長江商學院公益案例】“小朋友畫廊”,用藝術療愈點燃的公益火種

2019-12-01 09:10:40  來源: 社會創新家  作者:劉素楠    點擊數量:6599

 

 

苗世明找到了一件自己喜歡做的事——尋找梵·高。

 

 

你或許沒聽說過WABC無障礙藝途,但你的朋友圈可能曾被“小朋友畫廊”刷屏。苗世明在一些精智障礙者身上發現了他們超過平常人的天賦,這些天賦,足以讓自視正常的人驚愕甚至汗顏。障礙的或許不是他們,但他們生活在這個有利普通多數人的世界構建中,的確會處處遇到障礙。

 

 

長江商學院校友、畢業于中央美術學院繪畫專業的苗世明2009年創辦了WABC無障礙藝途公益項目,為患有自閉癥、腦癱、唐氏綜合征等精神障礙和智力障礙人群提供免費的藝術療愈服務,幫助他們改善情緒、提高溝通表達能力、發掘自我價值。

 

 

長江商學院FMBA深圳班有數十人報名成為WABC無障礙藝途的志愿者。其中,陳秋彤和魯帆兩個人堅持了最長時間,直到現在仍在參與。

 

 

 01
星星的孩子

 

自閉癥孩子被稱為“星星的孩子”,他們就像天空中遙遠的星星,遠離塵囂,孤獨閃爍。

 

 

在南山一個工業區里,走進一棟LOFT建筑,在眾多小朋友的培訓班中,陳秋彤找到了WABC無障礙藝途。這是一個開放空曠的空間,放著一架鋼琴,還有畫具等等。外人經過的話,可能會以為就是一個普通的培訓班,正如隔壁的鋼琴班、英語班一樣。

 

 

老師安排陳秋彤坐在男孩小磊(化名)身邊。小磊是個初中生,穿著校服,一直在默默畫畫,一聲不吭。“你要什么顏料?”陳秋彤試圖和他溝通,但小磊面無表情,默不作聲。

 

 

有教育背景的陳秋彤知道,此時不能放棄,要繼續溝通。她時而夸贊小磊幾句,時而詢問是否需要協助,大概過了半個小時,小磊終于開口說話了。

 

 

“你看我這個畫得好不好看?”他問。

 

 

“好!”陳秋彤心里感到雀躍,她不斷鼓勵小磊。

 

 

“這兩個顏色,你會挑哪一個?”小磊感受到了她的善意,和她說的話多了起來。

 

 

王翔(化名)給魯帆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王翔的能力指數較高,已經可以像普通孩子一樣正常上學。他喜歡汽車和城市,喜歡搭積木。一開始,他在家里的跑步機上搭積木,搭出了夢想中的城市。后來,他用畫筆畫出了夢想中的城市。“從他的作品里,你可以看到他有很豐富的內心,看待世界的視角和我們不一樣,他眼中的城市、樓宇、花朵很不一樣。他可以突破你的想象。”魯帆說。

 

 

 


 

FMBA志愿者第一次參與課堂

 

 

在WABC無障礙藝途的微信公號“小朋友畫廊”欄目中,更多畫作被展示出來:北京的自閉癥患者航航(化名)有一幅《高山下的花叢》作品,紅色的花叢和青藍色的山水、明黃的晴空構成鮮明的對比,呈現出多種層次。廣州的自閉癥患者捷麟是WABC無障礙藝途的“明星學員”之一,在他的畫作《冬之蘊涵》里,即使白雪覆蓋了天地,也仍有紅葉在樹上恣意生長。

 

 

精智孩子的一切,實際上并不浪漫。不是所有精智障礙孩子,都有繪畫天賦。

 

 

“一節課的時間比較長,很多孩子沒法把注意力集中在畫畫這件事上。”魯帆說。不同的孩子對繪畫的態度不一樣。有的孩子能專注地一直畫,一刻不停;有的孩子需要父母或者義工的輔助,引導他畫一樣東西,他就會畫一樣東西;還有性格活潑的孩子,畫了幾分鐘便無法繼續畫畫,需要在教室逛一圈再回來作畫;還有的孩子如果是父親隨他一起來,會特別容易生氣,如果是母親一起來,則會更加專注投入……

 

 

王翔特別喜歡紫紅色。他用橡皮泥制作了一棟樓宇,卻一定要把它涂成紫紅色。“你看看其他小朋友在干什么?”魯帆試圖轉移他的注意力,但失敗了。王翔全神貫注地涂色,似乎他只將注意力集中到他想做的事情上,不會接收其他信息。

 

 

“我們先畫畫再涂好不好?”魯帆想讓他暫停手中的事情。

 

 

王翔還是把橡皮泥樓宇涂成紫紅色,甚至大叫了起來。在勸說屢屢失敗之后,魯帆只好先讓他完成涂色。

 

 

目前自閉癥公認的核心癥狀有三點,即社會交往障礙、交流障礙以及興趣狹窄和刻板重復的行為方式。此外,根據官方信息,多數自閉癥孩子在 8 歲前存在睡眠障礙,約 75%的患兒伴有精神發育遲滯,64%存在注意障礙,36%~48%存在過度活動,6.5%~ 8.1%伴有抽動穢語綜合征,4%~42%伴有癲癇,2.9%伴有腦癱,4.6%存在感覺系統的損害,17.3%存在巨頭癥。

 

 

 02
牽一只蝸牛去散步

 

在心智障礙群體中,流行著一首小小的詩歌《牽一只蝸牛去散步》:“上帝給我一個任務,叫我牽一只蝸牛去散步。我拉他,我扯他,甚至想踢他,蝸牛受了傷,流著汗,喘著氣,往前爬……真奇怪,為什么上帝叫我牽一只蝸牛去散步?”

 

 

每個心智障礙孩子的父母,都似乎在牽著一只蝸牛散步,從發覺孩子的異樣到確診,再到尋醫問藥,父母往往經歷了多重打擊,身心俱疲。自閉癥孩子往往需要有人終日陪伴,這牽扯了父母大量時間精力。正如電影《海洋天堂》一樣,巨大的身心雙重壓力使得一些父母甚至嘗試將孩子殺死。

 

 

魯帆注意到,WABC無障礙藝途的家長們常常聚在一起聊天。“他們也會交流怎么帶孩子,怎么處理自己的負面情緒。除了孩子的拓展,家長在這個過程中也產生了互助團體,互相取暖。有時候,家長可能比孩子更需要輔助。”陳秋彤逐漸發現WABC無障礙藝途藝術療愈班更深層次的意義:它不僅是教小朋友畫畫、唱歌這些才藝,最重要的是溝通——小朋友之間的溝通,和老師、義工、父母之間的溝通。

 

 

有趣的藝術課堂《說說自己的畫》

 

 

2018年的一天,WABC無障礙藝途的老師把五彩繽紛的顏料鋪在一個池子里,讓小朋友們穿上鞋套,跳進顏料池里踢球。在彩色的池子里踢球讓孩子們興奮至極,就連平時不愛說話也不太運動的孩子都踴躍加入,玩得熱火朝天,教室里充滿了孩子們的笑聲。

 

 

有個男孩覺得手上全是顏料,有潔癖的他感到很崩潰,就走到洗手間洗手。因為沒有脫鞋套,顏料在地上印出了一個一個鞋印。其他孩子很快便跟風模仿,一起跑到洗手間紛紛要洗手。

 

 

“來來回回外面整個走廊,二三十米,全部都是顏料留下的鞋印子。”陳秋彤回憶。

 

 

走廊和洗手間屬于大廈的公共區域,物業發現后不禁對著老師破口大罵。物業拿來了掃帚、抹布、拖把等打掃工具,讓他們趕緊把走廊清理干凈。

 

 

令陳秋彤意想不到的是,孩子的家長們自發加入了打掃的隊伍。她回憶起那天的事情仍然感到驚喜不已,“整條走廊上布滿了我們WABC的老師、義工、家長、小朋友,那天本來是一個足球活動,但我們意外收獲了大家齊心協力去做一件事情的經歷。”

 

 

平時不愛交流的孩子爭著說“我來我來”。由于顏料是速干型的,清理起來需要非常多水,沖了水的地板很滑,大人們告訴孩子們要小心,小朋友們卻學著大人的樣子說:“你們不要過來哦,非常滑。”笑著鬧著,一個意外變成了愉快的集體勞動。

 

 

那一天,打掃過的走廊似乎比平時干凈了一百倍。那一天,WABC的老師、義工、家長和孩子似乎也走近了彼此。

 

 

 03
人生第一次籌款

 

 

2018年6月1日,為了慶祝兒童節,WABC無障礙藝途聯合深圳心星園訓練中心、深圳元平特殊教育學校等多家專業機構舉辦了一場自閉癥公益美術作品展。

 

 

然而,就在畫展舉辦前一個月左右,由于沒能充分預計到運輸裝框等費用支出,畫展出現了5萬元的資金缺口。長江商學院FMBA2017深圳班的志愿者們得知這一消息后,覺得可以提供一些幫助。

 

 

一開始,他們想通過公眾募捐,制作籌款二維碼,發動陌生人和身邊的親朋好友,一起為畫展捐款,與此同時,也借此次公眾募捐提高畫展的影響力和知名度。

 

 

“但是我們發現公開募捐是需要有資質的,而且要在民政部門的備案、監管下進行,從時間上看來不及。”魯帆回憶。

 

 

后來,班委討論決定就在長江商學院FMBA2017深圳班內部進行籌款,發動全班同學參與到這個活動中來。為此,他們舉行了一次比較正式的募捐宣講。

 

 

“我們準備了一個ppt介紹WABC和畫展,也邀請了WABC的老師過來具體說明資金缺口情況,結果很快就募集到了目標金額。”魯帆介紹。這是他人生第一次籌款,沒想到異常順利,大家的反響很積極:“人間處處有真愛!

 

 

 

FMBA2017級學員為公益畫展捐款人民幣5萬元

 

 

2018年6月1日至6月10日,自閉癥公益美術作品展在深圳畫院美術館順利舉辦。長江商學院FMBA2017深圳班不僅出錢,也出人力——全班數十位同學報名了畫展志愿者,為畫展提供引導、講解、后勤等服務。

 

 

畫展也展出了王翔的作品。在他的理想城市中,高樓大廈鱗次櫛比、五光十色,穿著75號紅色球服的人和24號紫紅球服的人站在馬路上,藍色的鳥兒和黃色的蜜蜂在空中飛翔,天上飛過巨大的飛機,人們像裝上了火箭一樣沖上云霄。

 

 

作為畫展志愿者,魯帆會向參觀的人們講一講王翔的故事:這是一個喜歡搭積木、酷愛汽車和城市的精智障礙孩子……

 

 


優秀志愿者魯帆與小朋友的作品“一飛城”合影

 

 

 04
未來之路

 

 

經常往返于香港和內地的陳秋彤,既驚訝于WABC無障礙藝途等內地公益機構的愛心善舉,又真實地感受到了兩地特殊群體福利體系的差距。

 

 

2017年7月,深圳數百名業主拉橫幅,抗議15個自閉癥家庭入住公租房。同年12月,深圳一位自閉癥孩子在幼兒園打同學,家長得知其患自閉癥之后要求他退學。隨后,還在懷孕的媽媽帶著他燒炭自殺。

 

 

在香港,如果普通學校接收了特殊兒童,則會為這些孩子提供學習上的合理便利,例如延長考試時間,提供社工協助。社工會長期一對一跟進他們的學習,并定期家訪,教父母如何撫養一個特殊的孩子。在陳秋彤看來,香港在特殊兒童就學的社會、學校和家庭三方配合方面做得比較好。

 

 

魯帆認為,精智障礙家庭的父母也需要更多關注和支持。“帶孩子自殺的那位媽媽我感到很遺憾,帶這樣的孩子確實會比較辛苦,如果有互助的家庭分享,加上社會更多的理解和支持,可能也不會發生這樣的悲劇。這也是我們推廣精智障礙的意義。”

 

 

對于WABC無障礙藝途,他建議提高家長的參與感或系統輔助,給予家長更多支持。

 

 

陳秋彤期待WABC無障礙藝途的公益項目遍地開花:“藝術療愈的形式很好,我覺得可以多開一些項目點,不僅僅存在于北上廣深,二三線城市可能更需要。”

 

 

魯帆和陳秋彤仍將繼續參加WABC無障礙藝途,他們點燃的公益火種,在未來或將帶來燎原之勢。

 

 

(本文選編自《無公益,不長江——長江商學院公益案例集2019》一書)

 

 

*免責聲明:本站文章圖文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 ,文章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并不代表本網站。如果您發現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

分享到:

熱門專題

科學公益
對話
 
NGO招聘微信掃一掃
更多精彩
TOP 意見反饋
上海敲麻牌型 日本av女优冬月枫最新作品全集现场照片 pc蛋蛋 今日股票推荐怎么选 股票配资论坛找象泰配资券商背景@G 股票融资比例高说明什么 pk10牛牛 电竞比分网直播 股票配资送10000体验金 谁有日本黄色片 股民最认可的股评专家股评专家博客 三分彩 日韩一本道se3gp 际银配资 东京热AV男演员 上海时时乐 辽宁快乐12